<tbody id="yx9km"><noscript id="yx9km"></noscript></tbody>
<nav id="yx9km"></nav><tbody id="yx9km"><pre id="yx9km"></pre></tbody>

<em id="yx9km"><acronym id="yx9km"><input id="yx9km"></input></acronym></em><s id="yx9km"><strike id="yx9km"><u id="yx9km"></u></strike></s>
  • <li id="yx9km"><tr id="yx9km"><kbd id="yx9km"></kbd></tr></li>
    <button id="yx9km"><acronym id="yx9km"><u id="yx9km"></u></acronym></button>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方式
       
    首頁 協會簡介 協會動態 新聞資訊 網上展廳 會員中心 理論研究 美術教育 展覽信息
    當前位置:河南省美術家協會(官網) >> 評論 >> 瀏覽文章

    鐵軍鑄就藝英才——憶凃克同志一些往事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日期:2016年08月27日 瀏覽次數:

    盤桂興

         一天上午,我從外面回來,看見樓梯口貼著一張訃告,靠前一看,原來是自治區文聯原副主席、廣西美術家協會原主席凃克同志,因病于2012年9月19日在南寧逝世,享年97歲??春?,我心里產生了一些聯想:廣西美術界可能有人對他褒貶不一,雖然他性格上有些急躁,語句上容易激怒個別人,我卻對他情有獨鐘,一向很崇敬他。他離休后,每年大年初一,我都去他家向他拜年,祝福他健康長壽。

        由于他是享受自治區政府副省級醫療待遇的離休老干部,晚年體弱多病,長期在江濱醫院住院,久不見面,對他的音容笑貌幾乎淡化了,可是,我對他的許多往事卻在腦海里時時浮現,記憶猶新。

        我第一次聽說“凃克”這個名字,是1963年冬天,在廣西藝術學院聽我原來的主科老師劉钖永說起,他說:”凃克從上海調回廣西了,這個人不錯,他是從新四軍下來的,我在上海人美工作時就認識他,他的工作能力和業務能力都很強。他調回廣西不久,就馬不停蹄的去串門、拜訪老畫家……?!斑@就是我對凃克的第一個印象。

        我與1964年4月調來廣西文聯,就在凃克領導下的廣西美術家協會工作。當時,我對從新四軍在戰火紛飛的年代走過來的他,雖然對他的事跡一時還不了解,但我對他非常崇敬,見面我總是稱呼他“凃老師“,可是他說:”我們都是共產黨員,還是稱呼“同志”吧!“以后我還是恭恭敬敬地稱他為”凃考試“或”凃老“。

        1964年上半年,為了迎接建國15周年在北京舉行的第四屆全國美展,廣西美術家協會全區各地抽調了一批畫家來在北寧街美術美術展覽室開辦了一個美術創作組。領導上安排我在創作組一邊創作,一邊負責管理創作人員的生活。在整個創作期間,凃老從始至終經常騎著單車汗流浹背地來創作組指導創作,從政治思想上、到業務的理論和實際上進行啟發開導,尤其是對油畫色彩的運用上,多次提示綠色世界的主張,反復的講解,并且親自示范。他還安排創作人員晚上分批的到他家看他過去的作品、看他作畫,總是讓大家高興而來、滿意而去。大家也都很崇敬他,關系非常融洽。

        在創作組那段時間,我還聽他講了許多關于他參加新四軍的故事:1935年,他考入了國立杭州西湖藝術??茖W校西畫系?!捌咂摺笔伦儼l生后,他懷著一腔愛國熱情,參加了浙江省抗敵后援會杭州參加巡展。1938年,上海、南京失陷后,藝專內遷。凃老不遠隨校遷離杭州,而想前往陜北投奔延安,但沒有路費,于是跟隨一位同學去到他在皖南休寧縣的家中暫住下來,一邊等待家里寄錢,一邊畫些揭露日寇侵華罪行的宣傳畫,在當地巡回展出。這些活動受到當地底下黨組織的關注,問他想不想參加新四軍,并給他介紹認識一些新四軍的朋友。后來在朋友們的幫助下,他于1938年5月到達暫設在太平的新四軍軍部,參加了新四軍,并分配到新四軍戰地服務團,不久,被任命為繪畫組副組長。

        在戰地服務團,凃老感到什么事都新鮮,渾身有一股使不完的勁兒,畫了不少宣傳畫,有一次趕任務,十天時間畫了十幅兩丈長的大布畫,還出版墻報,宣傳新四軍的抗戰事跡。

        凃老工作積極,思想進步,到服務團不久,就被服務團黨支書章蘊看在眼里記在心上。一次,章蘊問凃克有什么理想和想法,凃老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已經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新四軍,當了一名革命的畫家,已經很‘理想’了,還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呢?沒有了!”章蘊笑了一笑,并嚴肅地對他說:”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部隊新四軍,并不等于參加了共產黨”,并對他講解了黨的綱領和黨章。凃老聽了,感到自己原來的認識太幼稚了,于是表示決心,用實際行動爭取做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同年10月,經章蘊介紹,參加了中國共產黨,成為了一名光榮的無產階級先鋒隊戰士。

        1938年底,凃老被調到譚震林率領的第三支隊,分配到政治部宣傳科管文藝工作。一次,譚司令見到了凃克就說:“搞畫畫,我們現在沒有這個條件,部隊是剛下山的紅軍,戰士們愛唱歌,但只會唱《義勇軍進行曲》和《大刀進行曲》,你要給戰士們多教會幾首歌。凃老回答說:”行,把我會唱的歌都教給大家?!弊T副司令又問:“教完了怎么辦?”凃克說:”教完了我就沒有辦法了?!白T副司令又問:”不能自己寫嗎?“凃老說:”不會,我沒有學過作曲法?!白T副司令最后說:”知識分子嘛,什么不會,你不但要教新歌,寫部隊生活和抗日救國,動員民眾起來打日本鬼子的新歌?!安痪?,譚副司令就派偵查員去敵占區買回豐子愷的《作曲法》等一批有關作曲的書籍。從此,凃老就與作曲結下了不解之緣。經常一邊教唱新歌,一邊練習作曲。一次,部隊要去伏擊日寇的軍需車,凃老隨軍出發,在伏擊戰中,繳獲了大量的軍大衣、毛毯等軍需品,大家高興地不得了,在歸來的途中,凃老邊走邊想,邊走邊哼,一段喜悅的旋律從他腦海里跳躍而出?;氐阶〉?,一口氣寫完全曲,定名為《勝利而歸》。不久,在部隊傳開了,還傳到了別的部隊和地方,傳到了東北的部隊中,被稱為部隊十大流行歌曲之一(解放后還作為大型紀錄影片《百萬雄師過大江》的一段插曲)。凃老的處女作一舉成名,之后,他一發不可收拾,又寫了多首歌曲。1939年秋天,他奉調回軍部戰地服務團,被任命為音樂組組長,這時,他與音樂家沈亞威合辦了一個不定期的音樂刊物《前奏》,對推動軍隊和地方的音樂活動發揮了重要作品。

        凃老是在部隊自學成才的業余作曲家,在整個戰爭年代,他寫了100多首歌曲,為豐富和活躍部隊生活、鼓舞士氣,爭取戰爭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0年夏天,凃老隨部隊抵達陳毅、粟裕領導的蘇北指揮部,被任命為指揮部政治部文藝科長。從此,他與陳毅結下了深厚的情誼,陳毅很器重這位青年畫家,為了培養他畫出更多戰爭題材的畫,在黃橋戰役打響之前,陳毅把他拉到他的前線指揮部,讓他了解決戰的全過程。凃老在宣傳和做支前工作的同時,畫了一批漫畫,并刻印成傳單,連同一些歌曲,夾在群眾支前的燒餅中送往前線,讓前線戰士在分享黃橋燒餅的同時,欣賞到漫畫的喜悅,鼓舞士氣,高唱起勝利的歌聲。

        1941年皖南事變后,凃老為了配合反擊國民黨頑固派,趕繪了一批反映皖南事變的連續宣傳畫,作為文藝科長的他,還組織音樂和戲劇節目,到城鎮鄉村進行宣傳,揭露國民黨頑固派媚敵反共的丑惡面目,激發軍民團結抗日反對倒退的斗志。在蘇寧蘇北轉戰中,他和美術組則沿途用石灰漿和顏料書寫大標語張貼宣傳畫,或邊走邊寫,邊走邊畫,畫當刀槍,開展文藝宣傳工作。

        1943年,是蘇中抗日斗爭極端艱苦的日子,指導員們白天隱藏晚上行動,經常居無定所,食不果腹、軍情緊急時,有時一夜變換住地多處,凃老仍舊休息時就畫速寫,一有情況,背著他那一卷愛不釋手的畫稿和手寫音樂就跟著部隊走,走到哪里他的畫稿和音樂稿子就背到那里,直到解放。

        1945年,凃老到蘇中黨校學習結束后,被調到蘇中報開辦《蘇中畫報》并擔任社長。后改為《江淮畫報》社任副社長,還與賴少其等人組織一個美術組織木刻同志會,在敵后開展木刻研究創作活動。

        1947年,新四軍軍部北移山東,凃老任《山東畫報》社美術主任,后改為《華東畫報》任編輯及美術攝影記著。

        1948年秋天,他隨隊伍南下,參加解放濟南戰役,擔任文化大隊美術組副組長,在做支前和宣傳工作的同時,堅持畫速寫 。濟南解放后,他組織舉辦了一次戰爭題材的美術作品展覽。

        在那戰火紛飛的戰爭年代,凃老經常深入人民群眾和戰士們之中,與他們同呼吸共命運,因此,他的作品具有很強的人民性和戰斗性。他前后共畫了四百多幅畫、炭精畫、油墨畫、水彩畫、竹筆畫等。1949年就有十幾幅作品參加了北京全國第一次巡回美展,《貧雇農小組會》等作品參加了莫斯科國際造型藝術展覽會。解放后,他共有120多幅作品分別被南方軍事博物館、中央軍事博物館、江蘇博物館、中國美術館、中國革命歷史博物館、廣西博物館、人民大會堂廣西廳等作為文物收藏。上述被收藏的作品,正是對他在鐵軍長期征戰中錘煉出來的藝術家一生杰出成就的肯定。

        1949年5月,上海解放,他又跟陳毅的第三野戰軍進入上海、擔任上海軍管會文藝創作辦公室美術創作組組長,還籌辦《上海公安畫報》。1953年被調回業務部門,任上海市文化局藝術處美術科長。同年加入中國美術家協會。從此,他結束了十余年的軍旅生活。

        以上這些故事,好像不止聽過一次,對我很有啟發,印象很深??上А拔母铩鼻芭c他相處時間很短。我于1964年8月就去了農村搞 “四清”運動,知道1966年9月才回文聯,此時,他已“靠邊站”,直到1979年,他回到廣西文聯工作,我也回到廣西美術家協會,才又一起共事。

        “文革”后,凃老作為廣西文聯副主席、廣西美術家協會主席,很冠希廣西文藝事業的發展,對廣西美協的工作很重視,經常身體力行,以身作則,親自過問,他喜歡管大事,不論大會小會不論去到那里他都要作報告,談文藝發展的方向,要求按黨的文藝方針和政策辦事。他重視培養美術新人,尤其是對廣西少數民族美術新人的扶植,更是有口皆碑。

        他在探索油畫民族化和具有南方亞熱帶色彩的新畫派的道路上不懈的追求。自1963年回到廣西工作以后,他走遍了廣西的山山水水,所到之處,看見廣西地處亞熱帶氣候大自然的色彩,到處都是一片綠色的世界,就開始致力于油畫風景畫的研究與探索,提倡創新主張讓作品以全新的現代意識、簡潔的裝飾性構圖、微妙高雅的抒情色調出現。他身體力行,創作了一批反映現實生活題材的油畫風景畫,讓人耳目一新,深受群眾歡迎。在他的影響下,我退休以后,也注重以廣西亞熱帶植物、花卉為題材,嘗試著創作工筆花鳥畫,可惜來不及得到他的指點。

        他一生之所以畫了那么多作品,這與他對美術創作的摯著與勤奮有關。不論是戰爭年代還是和平時期,一有空他就畫畫,出了開會和工作之外,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更不輕易放過,那是畫畫最好的時間??墒?,在那極左的年代,有人就批判他“重業務,走白專道路”。凃老不服氣。他說:“別人星期六晚上和星期天去跳舞、去看電影就可以,我不去,我在家畫畫就不行?豈有此理?!彼偸且源斯膭町嫾易ゾo時間多搞作品,多出作品。

        他作為一個老黨員、老革命、黨性強,顧大局、識大體,一切聽從黨的安排。他從上海帶回來廣西的三個小孩,“文革”后期響應黨的號召有兩個稍大的下鄉插隊,大部分“知青”下去插隊三幾年就抽回來安排了工作,可是他對自己小孩插隊問題不干預,讓他們在下面鍛煉成長,結果大的男孩插隊了六年,小的女孩插隊了七年,是最后一批回來的,安排在服務行業工作,凃老從不干預,一切由組織安排,毫無怨言。

        凃老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光明磊落的一生,是全心全意為黨和人民的文藝事業奮斗的一生??箲鸨l后,他投筆從戎,參加新四軍,為民族的獨立和解放,為新中國的建立和社會主義文化建設事業做出了積極的貢獻。他的逝世,是廣西美術界乃至廣西文藝界的一大損失,也使我失去了一位親身受益、備受尊敬的領導。今后要銘記他的教誨,發揮余熱,繼續努力,爭取多做一些對人民有益的事情。

        凃克同志安息吧!

                                                                                       盤桂興

                                               2012年10月12日

    相關文章

    友情鏈接: 中國美術家協會 大河藝術網 中國書畫報 中國國家畫院 中國油畫學會網 美術報 中國美術館

    地址: 河南省鄭州市經七路34號 e-mail: weihongyou1976@163.com
    電話: 河南省美協辦公室、會員部電話:0371-63932203 展覽部:63930045 傳真: 0371-63930045 備案號: 豫ICP備09004752號-1
    資源一本一道波多野结衣喷水同步更新_亚洲最新精品电影_精品视频在线视频最新_亚洲AV无码日韩精品影片
    <tbody id="yx9km"><noscript id="yx9km"></noscript></tbody>
    <nav id="yx9km"></nav><tbody id="yx9km"><pre id="yx9km"></pre></tbody>

    <em id="yx9km"><acronym id="yx9km"><input id="yx9km"></input></acronym></em><s id="yx9km"><strike id="yx9km"><u id="yx9km"></u></strike></s>
  • <li id="yx9km"><tr id="yx9km"><kbd id="yx9km"></kbd></tr></li>
    <button id="yx9km"><acronym id="yx9km"><u id="yx9km"></u></acronym></button>